8月29日,蔚蔚在醫院接受治療
  8月29日,涼山州一醫院兒科病房內,6個月大的男嬰蔚蔚(化名)躺在病床上,雙腳不斷踢騰,口中不時吐出白沫,這是有機磷農藥中毒後的表現。3天前,蔚蔚和6歲的姐姐被親生母親喂了農藥,至今蔚蔚還沒脫離生命危險,而他的姐姐遺憾離世,再也無法抱他了。
  8月26日下午,家住涼山州會東縣溜姑鄉的費德香,給6歲女兒和6個月大的兒子灌下農藥,她自己也服毒,3人共喝下約兩瓶樂果。費德香和女兒搶救無效先後離世,兒子還在醫院搶救。費德香家人說,她有精神病史,疑為精神病發作。
  悲劇母親閉門和兒女喝下農藥
  8月29日上午,躺在病床上,6個月大的蔚蔚扭動雙腿,口中不時有白沫吐出,有些焦躁不安,但他並不哭鬧,很乖。3天前,他被自己的親生母親喂了農藥,至今未脫離生命危險。蔚蔚的奶奶劉宗美在一旁抹著眼淚。她告訴華西都市報記者,蔚蔚的父親王朝富在會理礦山上打工,家中僅有她和蔚蔚的母親費德香,以及蔚蔚6歲的姐姐會會(化名)。
  8月26日下午6點過,劉宗美幹完活回到家中,發現堂屋內,會會正獃獃地坐著,費德香有些不對勁,正在打蔚蔚。“娃兒咋個了?”劉宗美上前勸阻,不料,費德香卻提了根小板凳向她砸了過來。“我的頭和手臂被砸了好幾下。”劉宗美輓起袖子,手臂上一大片淤青。她退到了裡屋,但費德香卻發了狂,仍舊揮舞板凳狂砸,劉宗美只好跑出門,向附近開小賣部的鄰居求助。
  等劉宗美找來鄰居幫忙時,費德香已經從屋內把門反鎖了,怎麼敲門也不應。這時,鄰居聞到從屋內傳來一股農藥味,說出事了,找來梯子爬上房頂,然後從房頂下到屋內,打開了房門。劉宗美說,進屋後,屋內一大股農藥味。她看到,費德香和兒女3人躺在床上,費德香臉色慘白,會會不斷抽搐,而蔚蔚沒有了反應。“他們喝了農藥了,趕快救人!”鄰居們聞訊趕來幫忙,騎著摩托車,先將兩個孩子送往醫院搶救。
  遺憾女兒離世半歲兒子未脫險
  送走孩子,鄰居們趕忙折返回屋救費德香,但發現她已經身亡。2個多小時後,孩子被送到了寧南縣醫院,醫院採取了洗胃等急救措施。不過遺憾的是,8月28日下午,會會的面部、身體開始發黑,搶救無效離世。
  考慮到蔚蔚的安全,8月28日晚,家人將蔚蔚轉到了涼山州第一人民醫院進行治療。據醫生介紹,目前,蔚蔚經過洗胃,身體狀況已經好了不少,現在他手腳亂舞、口吐白沫,都是有機磷農藥中毒後的表現。29日下午,蔚蔚開始進食,吃了一點奶粉,但農藥對身體傷害很大,還需要進一步觀察和治療,目前尚未脫離生命危險。
  王朝富的表弟說,事發當天,在房間里找到了2個空的樂果農藥瓶子,費德香和兩個孩子,共喝下了近2瓶、大約400毫升農藥。他分析說,應該是費德香灌給孩子喝的,蔚蔚太小,喝下肚的並不多,撿回了一條命,而他姐姐就沒有這麼幸運了。
  起因孩子母親疑為精神病發作
  蔚蔚的叔叔王朝興說,事發前,王朝富在外打工,家中並沒有發生較大矛盾。劉宗美說,農村家庭,難免會偶爾吵架,雖然家境非常貧困,但總體還算和睦,不至於到兒媳婦喝農藥自殺的地步。
  “我嫂子有精神病史。”王朝興說,費德香以前就有過精神失常的行為,上學時因此退學。但結婚之後,沒有見到她發過病,一直都比較正常,事發之前,也沒有發現她有何異常。家人懷疑,這次她是精神病發作,做出了愚蠢行為。目前,警方正在進行調查。
  既然有精神病史,為何家中還讓她帶孩子?王朝興說,這也是無奈之舉,農村這樣的家庭有很多。這家人生活貧困,家中只有2畝地,王朝富為人老實,長期在礦山打工補貼家用。家中分了家,就只有一個年邁的奶奶,孩子只有費德香照顧,誰也想不到會發生這樣的悲劇。
  在王朝興看來,費德香把孩子照顧得還算不錯。費德香說話口吃,有時一句話要說很多次才講得清楚,所以她很少和別人交流,性格有些孤僻。“她對娃兒管得太嚴。”王朝興回憶說,有一次,她叫會會坐在板凳上不准動,會會就真的一動也不敢動。由於母親的高壓管理,導致會會性格內向,她像母親一樣,不愛與人交流。
  辦完母女倆的後事,王朝富沒有其他選擇,依舊只有外出打工。照顧蔚蔚的任務,又落到了奶奶劉宗美身上。“再窮、再苦,都要把娃兒照看好。”劉宗美說。
  華西都市報記者徐湘東攝影報道
創作者介紹

居家清潔打掃

mt47mtnis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